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搜索:
网站首页产品中心技术服务订购方法关于我们
慢病毒
 过表达慢病毒服务
RNAi慢病毒服务
miRNA慢病毒服务
稳定细胞株构建
腺病毒
 腺病毒服务
腺相关病毒
 过表达腺相关病毒
RNAi腺相关病毒
miRNA腺相关病毒
lncRNA腺相关病毒
CRISPR/Cas9服务
 Cas9质粒构建
Cas9慢病毒服务
Cas9腺病毒服务
AAVS1-基因敲入
Donor vector
课题服务
 肿瘤相关课题研究
luciferase报告基因
产品中心 >专题系列 >TP53研究
TP53研究
Search:

P53基因——基因组的守护者

谈到与癌症有关的基因,没有哪个基因能比p53更为大家所熟知。P53作为一个明星抑癌基因,能调节细胞周期和避免细胞癌变发生,被科学界戏称为“基因组的守卫者”。

P53作为一种人体基因,人体很多种癌症的发生与这种基因有关,这种基因在正常情况下具有抑制癌变的作用,一旦发生变异,就会产生癌变风险。P53的突变体将不再履行生命机能的作用,即它变成了大量不同种类癌症的推动者。

P53是迄今为止细胞中最为重要的肿瘤抑制因子之一,人类50%以上的肿瘤细胞中都发现有它的缺失或突变。因此,人体内P53基因的“正常”与“风险”犹如汽车刹车的“好”与“坏”,直接影响着人体“运行”的“安全”。

P53参与的信号通路

NATURE REVIEWS将肿瘤界影响力最大的信号通路一把手交椅送至了P53信号通路的手中,有着“悠久研究史”的P53信号通路,为啥呢?因为在癌症领域这条通路貌似比其他通路更加重要!

信号通路图显示,P53可以调控多条信号通路。我们对涉及到癌症的基因突变进行了分析,不仅在各种上皮癌中异常表达,在白血病或淋巴瘤都有异常的表达。

P53与癌症

p53肿瘤抑制蛋白是一个多功能的转录因子,它调控了细胞增殖、细胞周期检查点和凋亡的细胞过程。MDM2的结合通过靶定p53从而降解,且抑制p53诱导的细胞周期阻滞和凋亡,从而调节p53的活性。为响应基因毒性应激信号或DNA损伤,p53被磷酸化,并在细胞核内积累。p53可导致细胞周期阻滞,从而允许DNA损伤修复,如果损坏无法修复,则致使细胞发生凋亡。此外,研究已表明p53可不依赖其活性,作为一个转录因子来引发凋亡通路。P53不仅控制细胞分裂、调节细胞周期,抑制癌细胞侵袭,调节细胞凋亡,促进肿瘤干细胞潜能,介导“铁死亡”抑制肿瘤进展,可保护端粒促进DNA修复,更能调节纤维细胞重编程为神经元等生理过程相关。

P53如何杀死并清理细胞

研究人员发现P53能直接调控免疫球蛋白超家族中的一员,被称为死亡结构域(Death Domain 1α ,DD1α)的转录,DD1α出现在死细胞、巨噬细胞和T细胞中,能作为促进细胞清理的一种受体。如果敲除小鼠中的DD1α基因,巨噬细胞主导的死细胞清理过程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。同时还证实DD1α能作为免疫系统中T细胞的受体,抑制了T细胞的活性。依赖P53DD1α积累,在死细胞清除和免疫耐受过程中起作用。P53通过对DD1α积累的作用来达到影响免疫监管的目的,并且它也能帮助癌细胞免受T细胞的攻击。

P53与代谢

P53在癌症中的作用已经毋庸置疑,但是在代谢中的研究一直比较少。近年来发现:P53在细胞代谢,尤其在葡萄糖代谢中也起着重要作用:P53基因的一个变异与代谢密切相关,这可能会导致肥胖和II型糖尿病的发展,甚至与心脏病相关。在P53中,最常见的SNP发生在72位氨基酸,那里有一段编码两个氨基酸中的一个:脯氨酸(P72)或精氨酸(R72)的核苷酸序列。首先研究人员通过全基因组关联研究发现,P53R72突变与体重增加以及II型糖尿病的易感性存在显著相关性。

吉满产品及服务:

我们公司拥有丰富的P53研究经验,不仅拥有P53过表达以及干扰质粒现货,还有诱导Tet表达系统,可以选择性的过表达或者干扰P53的表达;另外还有信号通路研究的启动子、转录因子等。我们拥有的现货如下:

 OE-P53 WT/MT质粒

腺病毒载体系统

PDC316

PDC316-MCS2-IRES-ZsGreen1

慢病毒载体系统

PGMLV-CMV-MCS- ZsGreen1-WPRE

PGMLV-CMV-MCS- PKG-ZsGreen1-WPRE

PGMLV-CMV-MCS- PKG-ZsGreen1-WPRE(P72R)

PLVX- CMV-MCS-T2A-ZsGreen1- PKG-Puro-WPRE

Sh-P53质粒

腺病毒载体系统

PDC316-mCMV- ZsGreen1-hU6-MCS

慢病毒载体系统

Tet-on诱导PLVET-EF1A-GFP-IRES-TRKRAB-WPRE

Tet-on诱导PLKO-Tet-on

Tet-on诱导PLVTHM-EF1A-GFP-WPRE           

Tet系统质粒

PLVX-Tight-Puro-WT

PLVX-Tight-Puro-MT(R273H)

PLVX-Tight-Puro-MT(R175H)

转录因子

慢病毒载体

MCS-TATA-luciferase-PGK-Puro

普通真核载体

MCS-Luciferase-polyA

MCS-TATA box-GFP-SV40 polyA

启动子区

PGL3-Basic(区域-2000+1)

PGL3-Basic(区域-2000+2000)

PGL3-Basic(区域+1+2000)

 

sgRNA

mouse

pGM-hU6-MCS-CBh-3×Flag-SpCas9-T2A-ZsGreen1(3)

human

LentiGuide-EF1a-Puro(匹配SaCas9)(2条)

此外,除了上述现货,我们还可以为你提供全套的科研服务.

聚焦P53基因 30年回顾前世今生

1979年发现至今,P53已经历经30多年的岁月,30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人们对P53基因的认识经历了癌蛋白抗原—癌基因—抑癌基因的三重转变,以P53基因为主题发表的论文有50,000多篇,每当我们觉得离P53的真相接近之时才发现,P53仍是我们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30年以前,P53SV40病毒大T抗原癌蛋白的伴侣被发现。P53研究的第一个10年,p53 DNA被克隆并发现它不是一种癌基因,而是在人类肿瘤中突变频率很高的抑癌基因;第二个10年,p53功能被发现:它是一种危机时诱导的转录因子,可以促进细胞周期阻滞、凋亡和老化;第三个10年,各种新的功能被发现;第410年出现以p53为基础的抗肿瘤药物;下一个10年会怎么样,谁也不知道,相信P53及其信号通路中各大明星分子并不甘于一个marker的身份,每年仍会带给我们很多惊喜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Copyright © 2011-2017 吉满生物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沪ICP备12003778号-1